译者注:这个译本译毕的时间大约在90年左右,当时原作者Janton教授专为译本写了 序言,遗憾的是由于费用的问题。一直没有正式出版,得益于WWW的普及,现发表 之。希望能对此问题感兴趣的人,有所帮助。这本书大概可以算作这一领域的必读书 了。由于原来使用的汉字系统和现在的有些不同,部分地方显示不太正常,好在我们 注重的是其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以E-Mail给我! 当然,如果哪位来访者有办法推出此书的传统版本。也请写信给我,在此先谢了。


世界语学引论

(法〕皮埃尔·让东著

刘海涛 译

 

原书标题为: Espearanto: Lingvo-Literaturo-Movado(世界语:语言-文学-运动). 由国际世界语协会(UEA)于 1988 年出版.

P.Janton & Liu Haitao, 1997


内容简介

1973 年本书第一次出现于法国大学出版社的百科性丛书"Que sais-je?"(我知道什么) 之内, 在国际语的使用者们熟悉它之前, 它已在非世界语者中广为流传. 1976 年出现 了西班牙语的版本, 1977 年法语的第二版问世(印数达 16 000 册), 1978 年德语 版与读者见面, 1987 年出了荷兰语版, 1989 年法语第三版出版(印量达二万册). 按 国际世界语协会的请求, 作者本人准备了世界语版, 与其他版本相比世界语版中包括 了许多新的信息. 目前也已有英语版。 在简短的篇幅里, 作者用科学易懂的文笔,论述了有关国际语的每一个本质问题: 计划语言的历史, 世界语的起源, 语言结构, 它的表现力和文学, 世界语运动. 我们没有另一本著作能代替它的地位, 它供给我们有关世界语的完整知识, 而 为了进行任何有关世界语的论证和宣传, 这些知识都是必需的. 本书根据世界语版译出, 后又按法语第三版校对. 1993年,在著名国际语问题专家H.Tonkin的编辑下,出了英文版。感谢德国的D.Blanke博士,寄赠英文译本。按照Blanke博士和其他国际语学专家的说法,英文本是所有译本中最好的。这主要体现在Tonkin先生的大量注释,另外也增加了较丰富的文献目录和索引。所有这些使得英文版更据科学性。根据英文本,译者又对中译本进行了一些修改。

原作者中文版序

近二十年来,在欧洲及法国,有关中国的许多重要事情与成就已广为人知。 几 乎在法国的每一个大城市都建立了法-中友协,它们的目的不仅在于推动政府间的关 系,而且也力图建立民间关系。 为了引起民众对中国的兴趣,国际语世界语是重要 的辅助工具。 只要看一下大量用世界语出版的有关中国的图书目录,就能理解这种 语言在对外宣传中华文化中所起的作用。 有了它从中国古代的哲学家直到毛泽东的 著作得以进入到千家万户;有了它许多人才能熟悉中国的风土人情,结识古老的中国 文明。 也只因有了它,本书的作者才能戴上青岛生产的用世界语的象征绿星装饰的 手表。 这些 事实表明,世界语能有效地帮助人们相互间的交流。 而在当今相互的交流 与沟通是科学、进步与和平的动力, 因此世界语能对世界的和平共处做出自己的贡 献。 有 2482 人参加的,于 1986 年在北京召开的国际世界语大会可算作最大的和 最成功的大会之一,这说明了以下三个事实: 一是全世界的世界语者都想亲自了解 中国并与中国人交朋友; 二是这种愿望是相互的; 三是这种愿望能得以完成只能归 功于国际语-世界语。 在完全平 在平等和中立的基础上,每个国家的世界语者都能进行更有效的真诚的交 流。在国际语里不存在任何政治或经济上的霸权主义。因为它平等地属于每一个人, 而不必屈从于任何帝国主义的势力,它在各国人民的交往中加上了一片热诚,为此 它有助于在尊重民族文化的同时,创造出真正的国际文化。 本书从各个方面介绍了世界语,这包括: (1) 它的语言历史背景。 (2) 从语言学的观点研究了它的原始的语言结构。 (3) 它作为艺术和文学的表现工具。 (4) 国际社团与运动的基础。 中国语言学家周力曾经说过,世界语基于的语言理论是完全正确的(1)。从本书已被 翻译成多种语言这一事实,可以证明这一论断。但是"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 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么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2) 在语 言的学习与运用中,人们也应该遵循毛泽东的这段话去做。阅读本书,定会使读者 思考一下由于多语性而引起的语言交流问题; 本书有助于消除有关国际交流中的某 些错觉,从而对它的前景有一个正确的了解; 最后它提供了一种在不同语言的个人 与团体之间进行友好交流的简单和实用的手段,利用它各民族之间的友谊与合作能 得以加强。

(1) 周力, "国际语学往何处去", 载"中国报道", 1984 年第 2 期.

(2) 见"毛泽东选集", 第 1 卷, 第 292 页, 人民出版社, 1991 年版.


目 录

前言 5

1 世界语和计划语言 6

1.1 表意系统 7

1.2 意音系统 8

1.2.1 先验语言 8

1.2.2 后验语言 9

1.3 计划语言的发展趋势 10

1.4 简化自然语言或最小化语言 12

1.4.1 简化古典语言 12

1.4.2 简化现代语言 13

1.5 Volapuk 15

1.6 自然型语言 16

1.7 世界语和计划语言

18 2. 世界语的起源 22

2.1 柴门霍夫(L.L.Zamenhof) 22

2.2 柴门霍夫的理想 25

2.3 世界语主义 28

2.4 "内在理想" 29

2.5 世界语主义的发展 31

3 语言 34

3.1 形成和巩固 34

3.1.1 基础(Fundamento) 34

3.1.2 十六条规则 35

3.2 语音 37

3.2.1 字母表 37

3.2.2 发音 38

3.2.3 重音 38

3.3 词 39

3.3.1 词位 40

3.3.2 词素 44

3.3.3 符素组合 49

3.4 句子 51

3.4.1 组成成分 51

3.4.2 一致 51

3.4.3 格 51

3.4.4 结构符 -a 和 -e 53

3.4.5 替代组合 53

3.4.6 合成时态 54

3.4.7 体 54

3.4.8 及物现象 55

3.4.9 反身所有格 56

3.4.10 否定和疑问 56

3.4.11 词序 57

3.4.12 子从句 57

3.5 基于柴门霍夫理论的语法初探 58

3.5.1 短语内部及相互关系规则 58

3.5.2 转换规则 59

4 世界语的表现力 62

4.1 世界语内的发展趋势 62

4.2 世界语的表现力 63

5 文学 69

5.1 翻译作品 70

5.2 原始文学 71

5.2.1 第一个时期 71

5.2.2 第二个时期 73

5.2.3 第三个时期 75

5.2.4 文学现象的结论 79

6 世界语运动 81

6.1 组织 82

6.2 各种活动 85

6.3 世界语和教学 87

6.4 世界语和公众 88

结论 92

阅读参考文献 95


前 言

尽管有着似乎简单的外表, 世界语却代表了一种复杂的现象.为此, 我们可从不同的观点 去研究它:

─ 作为数百个人造或计划语言中的一员, 它可被看作为有意识的语言创造物, 进行独立 的或与其他计划语言之间的比较研究. 这种研究属于语言学的一个特别的分支, 即 1930 年梅耶斯曼和叶斯伯森称之为国际语学的学科.它不仅仅限于语言类型方面的研 究, 而且也把以下这种唯一的现象作为它的主要研究对象: 由个人创造的计划语言转 化为在国际团体间广为运用的、活的现代语言. 这种发展过程值得大范围的研究, 不 止是因为计划语言─这种有意识的语言创造是一个原始的、几乎尚未开垦的研究领域, 而且从世界语目前的发展状态中, 可观察到无意识的和有意识的发展趋势之间的关系; 换句话说, 世界语喜欢独立的发展, 也就是不只沿着其使用者的有意识的决定, 而是 象每一个活着的语言一样, 也按其自身内部的规律发展.

─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现象, 它从思想的角度引起历史学家的注意. 它给由多语性而 产生的世界通讯问题带来解决方法. 在十七世纪, 这个问题开始显现, 后来随着社 会、科学及技术的进步, 大规模语言通讯的必要性不断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在人 类历史上, 或在欧洲、甚至于在那个时代, 世界语的出现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 它 不仅仅是人们对于国际通讯的形式、而且也包括内容的意识逐渐增强的产物. 从这 种意义上讲,世界语主义不只是一种有关理想的世界性语言的理论;它暗示着关于语 言目的的理论, 这种隐含的理论是一种人道主义. 在世界语的使用者中, 人们只把 那些同意世界语具有为人类服务价值的人称之为世界语者.

─ 在世界语诞生后, 它马上显示出自身的社会--心理学价值. 没有逐步增长的使用者 团体, 语言不可能发展. 由于国际语的存在, 现在形成了遍及九十多个国家的运动. 尽管有许多属于不同民族和社会阶层的人共同工作在运动中, 它却保持了基本的统 一性, 这不仅仅归功于具体的组织, 主要是由于它的内部具有一种心理运动能力. 在一百多年的历史里, 世界语吸收并融合了许多意识形态的、政治的和心理的倾向, 是它们构成了基于崇高的、广泛的意识之上的真正的世界语者的思想.

─ 以上所说的事实, 有助于理解世界语的人文价值. 这一活的(可以说是唯一活着的) 计划语言从不断在数量和分布上扩大的使用者们得到自己的发展动力. 数量越大、 分布越广, 它的表现力就越丰富、特点就越突出. 作为一种国际语, 世界语的志向 在于充当通用辅助语的角色, 目前几个帝国主义的民族语正扮演着这种角色. 尽管 一些出现于世界语前后的计划语言也有同样的目的, 但都遭到了失败. 由于语言、 意识形态和社会方面的坚实基础, 世界语已在文学及科学领域开始起到这种作用. 通过世界语, 一些弱小民族和鲜为人知文化的巨著已被世人熟悉, 并且达到了一般 对外国文学不感兴趣的社会阶层. 更重要的是, 可与民族语文学相比的、甚至于更 丰富的原文作品, 证明了世界语在语言和艺术方面的成熟性.


结 论

"一切理论上的争论都是无用的;世界语已经在工作着", 这是著名语言学家梅耶(A. Meillet)在 1928 年所说的. 这一论断已被成千上万的世界语者所证实. 无论是夜校的 学生、还是世界著名的学者,他们大家的自我奉献与理想的信念使世界语存活下来.在一 个多世纪的历程中, 它从一位理想主义者柴门霍夫个人的理想与方案发展成为遍及五大洲 的多方面、不同种族的,但却是统一的运动; 它预示着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而这正是他们 所梦寐以求的.与其他的计划语言不同, 世界语来源于自己知识与社会的襁褓,生长在贫穷 但却勤劳擅思的社会阶层之中,他们坚定不移和自我奉献地保卫着它免受外来的伤害. 为什么世界语能成为人民大众的, 而另外一些方案却只局限于封闭的团体呢? 因为它 既是语言,又是福音.在很早的时候人们用它现在的名字 Esperanto(世界语,按字面意思为 '希望的人')取代了原来的名字"国际语",这将它与人类的有意无意的希望联在了一起. 这 种双重的(语言与象征的)性格带给它的是运气和危险: 所谓运气指的是它能作为一种统一 的因素, 而这是那些紧密与民族特征和体系相联的民族语、那些直到现在仍跳不出唯语言 框框的其他的计划语言所无法与之竞争的; 危险的一面是意识形态的东西能吸引一部分人, 也能使另一些感到不愉快,这可能导致关于它的真正目的的混乱;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的世界 语使用者将世界语与世界语主义区别开来的原因, 他们把后者定义为接受"内在理想"的学 说, 而他们自己把世界语看作为一种严格的、可用于一切目的的中立的通讯工具. 为了证明世界语是工作的这一事实,以上的观察是足够的了.对于那些客观地观察过从 经济上它与民族语相比的优越性的人来说, 他们只会有一个愿望就是尽快把它引入每一个 学校,而学校里有着胜任的教师;他们也高兴地愿意越来越多的学校的试验被引进到世界各 地. 当人们按所用的工作语言比较国际性大会中交流的简便性、精确性...和价格的时候, 人们会对那些潜在的用户很少注意到世界语的优越性这一事实, 而感到吃惊. 人们也不明 白, 为什么忽视它的教学价值的人, 正是那些说过语言教学是相对失败的及其它对大部分 社会阶层会产生不良后果的人; 最后让人吃惊的--还有许多令人吃惊的--是文化与教育方 面的职业工作者们对世界语的文化和社会教育作用具有何等的误解与忽略. 这说明,为了推广世界语,仅仅满足于它是工作的这一事实,是完全不够的.它的发展推 广也与心理、社会、政治的因素有关, 而它们是随国家与社会阶层的不同而异的. 是否它 将继续前进?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它的百多年的历史, 就会发现:它来自于以前悠长的发展, 这种发展趋势从十六世纪后开始加强并在近代得以加速发展, 这逐渐形成了一种每个人是 世界一员与人类统一的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因为国际语只会对这种倾向起到积极的作用,所 以世界语主义能得以不断的增长,它的创造者的逝世与二次世界大战都未能使它的发展停 止;它总是重新站起,即使在那些禁止它的国家,它也能收复失去的领地.这一切意味着,为 吸引新的使用者并宣传自己的宗旨, 它现在已吸收了足够的有关通讯问题和语言要求的现 代的发展倾向. 许多迹象表明正在扩大的活跃性. 如运动内部的: 文艺创作、各种翻译作品、教学活 动、报刊杂志的现代化与创新、世界语被用作试验语言等等,都显示出更引人注目的成就, 同时协会的成员数也在缓慢地增长. 非常有意义和极富前景的是这样一个事实: 世界语不 再只是纯欧洲的事了, 在日本、越南、南朝鲜、中国、伊朗、南美、马尔加什都有活跃的 协会, 这极大地拓宽了未来的道路. 在世界语运动之外,环境可能是利于国际语的.快捷与频繁的在世界规模的通讯的要求 反映了统一与合作的深沉的趋势:世界语者应在欧洲议会的战线上布置自己的全部力量,因 为如果欧洲共同体转变为讲几十种主要语言的政治联合体的话, 那时世界语在其他的大陆 上将有不会再来的机会. 为了同样的原因, 他们应与第三世界的人一起参加争取语言独立 的战斗. 某些大国的语言帝国主义政策迫使大部分人类放弃自己精确的表达工具、同时也 把带有各自文化的英语与法语强加给他们. 如果第三世界想获得语言的独立, 而同时仍想 进行世界范围的通讯的话, 就需要一种至少与帝国主义语言的国际性相当的语言. 这种语 言可能就是世界语. 世界语的本质是:国际语是大家的财富,而不只属于几个特殊的人、阶级和民族.这种 概念本身就排除了精英主义、霸权主义和任何将某些人临架于他人之上的优越思潮. 有 人称世界语是现代民主的拉丁语, 因为为了拥有并保持自由, 人们需要共同语. 业已证 明, 在运用世界语的地方, 它不仅仅是一种通讯的工具, 而且也开辟了一条人类之间了 解、接触、交流的新路, 总之, 它带来的是合理的、有意识的与广泛的社会生活和文化. 这证明了它那独特的教育价值. 从许多前前后后的方案中只有它成为了活生生的语言, 并且使用者的人数超过了 95% 的人类已知语言(按 1980 年的统计, 在 3000 种语言中, 只有 163 种的人数超过一百万), 这一令人深省的语言事实把它与其他计划语言区别开 来.另一方面,由于它那独一无二的作为国际语的能力, 使它也超越了民族语:如果民族语 丢掉自己的民族特性, 如: 语音、结构、逻辑等, 那么显然它还要充当不同民族的人之间 的中介语的话, 是不可能的. 如果人们懂得国际性不仅仅限于某些人之间的接触, 例如: 职业与经济团体之间、甚至某些部落与地区之间的话, 并且如果人们接收了一般意义上的 国际性的话, 那么人们就应承认: 每种民族语的本质是民族的, 它携带的文化也是民族的; 而世界语的本质才是通用的. 除自己的母语外,有朝一日每个人都能学习它,这是一个严肃的梦想.为了实现它,世界 语者应该联合自己的力量, 更广泛地向公众进行宣传, 使用现代的信息技术, 如同人们已 在计算技术领域所做的那样, 渗透到每一种技术中去, 获得政治上的支持, 壮大自己的经 济基础. 但这不仅仅只取决于他们. 对于民间运动来说, 现代的广告宣传是昂贵的. 由于 世界语事业的社会起源和活动领域, 在决策机构与经济的负责人中间缺乏世界语者, 而这 些人喜欢使用的是最有影响的那些社会力量的语言. 这些力量不止是国家,而且也有经济、 金融、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力量. 为了实现世界语者的理想, 必需要求这些力量放弃自己的 霸权主义的野心, 中止给他人强加自己的语言并且客观、无私地考察语言问题. 尽管有某 些政府机构似乎公正的宣言, 虽然通讯的世界状况,各民族与阶级的发展, 教育的进步, 所有这一切被称之进步的东西, 越来越需要世界语, 但要对此问题有一个合理、负责的解 决在很长的时间里仍然是一个梦想.


Back